书花书室不畏新媒体时代 逆势中仍绽放文字馨香

 

【记者陈宝儿/採访报导】纵然生活在凡事要求“快、狠、准”的新媒体时代,但书花书室的负责人黄敬活牧师坚信,文字不管在什麽时候、面对怎样的衝击,都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。

书花书室坐落在雪兰莪州闹市之中,这些年来它就像是一股安定的力量,于文字上滋养著教会、神学院以及众信徒。书花(SUFES)是由两所福音机构所创办——西马读经会(SU)以及马来西亚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(FES)。书室名字就是取自两所机构的英文名字缩写,再取其谐音而成,代表书的“芬芳”与“美丽”。

当年书室积极在中学与大专领域推动阅读,希望帮助学生透过阅读,在圣经基础上扎根。他们发现文字值得更大力推广给基督徒与神学生,因此在1976年扩张到一家书局,增加了更多书籍选择,并在外州设立分社。

 

Sufes 書花書室
文字事工不以畅销为目的
黄敬活是圣公会按立的牧师,目前于吉隆坡圣加百列堂担任义务牧师。他笑说,许多人误以为他是书室老闆,但“书花”不是一门生意,而是一个事工。好比一般书局会以畅销量作第一考量,但书花的选书坚持原则,是以基督为中心、以圣经为基础。

“早期的基督教书籍更注重在圣经基础上,希望带出神的话语,而现在的书籍会是按照人的口味;像是家庭书籍销量好,就更多人写这主题的书籍,但问题是基督信仰‘味道’就比较淡了。基督教书籍不应该以市场作为重点。”

好的基督教书籍应该是能配合时代,同时又从圣经为出发。他举例台湾作者张文亮教授在去年出版的《瘟疫有蓝天:从公共卫生史与圣经谈起》和《瘟疫是让人学习彼此相爱:利未记与瘟疫学》两书,就是从圣经角度谈论新冠病毒的书籍。

黄敬活表示:“不一定很多人找的就是好书,也不是少数人买的就非好书,即使不多人购买但我们还是要留著那本书。有人误以为书一定要从头到尾读完才值得,并不是;有的书是读了一、两个章节,就已经值回书价。曾经有位宣教士因读了一本书的其中一章,就决定把自己献给主、成为宣教士。所以我们相信书,人看了会有益处。”

邀请大马教会加入推书行列
投入文字服事已超过五十年的黄敬活认为,每一本握在手上的书籍都值得被珍惜。当中除了承载作者多年研究与思考的心血,出书过程中还得经过层层关卡才得以出版。更何况基督教书籍不为盈利,而是使命。就如书花书室多年来一路坚持,同样也是一份使命。

书花在西马共有四间分店,分别在八打灵、怡保、马六甲和柔佛新山,而其中有的分行亏大于盈;但书花不愿忽略小地方信徒的需求,因此即便亏本了但仍然持续经营。虽然疫情期间困难接连而来,但黄敬活看见神在开路!

 

“以前有150间教会向我们订购主日学课本,但现在不到20间。过往会到书室买书的人不到10%,但我们可以走入教会,与教会与牧者搭配。牧者是最接近羊群的人,他们可以在分享时谈到一本书,甚至向会友介绍书,又或者邀请我们定期去摆书摊。”

随著疫情期间教会开始注重课程,订书需求提高,黄敬活也藉此呼吁教会支持本地书房。虽然直接向出版社订书能获得更好价格,但本地书房也会因此盈利下跌,而难以维持运转。

“虽然出版社也会给予书房折扣,但仍然抵消不了运费。希望大家明白,书房需要固定的盈利才能维持。书房做得好对大家都有帮助,有了盈利也能带进更多元的书。另外也鼓励教会提供牧者买书钱,这些金钱不需要节省,因为最后得到回报的会是教会弟兄姊妹。”

文字是神给予的最好礼物
面对未来,书花计划举办线上读书会,活动将推介新书、讨论书籍,甚至开放对书籍的讨论或批判。黄敬活也坦言,书室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,是要如何进入年轻人的市场。在网络发达的年代,年轻人不愿放缓步伐仔细欣赏文字的优美;也因为缺乏耐心,年轻人有知识却不够全面,更不懂得深入思考。

“有件事我可以肯定的,就是不管在什麽时代,都没有其他事物能取代文字,即便是电子书也无法取代。文字存在的价值是神从古以来就定下,从十诫到现在是圣经,文字是神给我们最好的礼物。我们一定要更多鼓励阅读。”

专刊诞生成为宗派间的桥梁
另外,对于基督教论坛报启动马来西亚版,黄敬活不但感叹本地有团队愿意在新媒体时代接受此等挑战,另外也看见这将会是联合各宗派的一道桥梁。

他说:“IMPACT x Malaysia目标很清晰,就是要服事所有人、所有宗派,不给人感觉倾向什麽派,而是服事众教会。神有主权使用各种方式,我们不把自己的经历套在别人身上,我想这方面我们需要有包容性、看到合一。”

Source: https://ct.org.tw/html/news/3-3.php?cat=12&article=1390142

Leave a Reply